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琉球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琉球网 首页 群英论见 查看内容

日本想在南海扮演什么角色

2016-7-7 19:50| 发布者: 台灣獵戶人| 查看: 357| 评论: 1|原作者: 关天培

摘要: 2015年9月,日本新安保法通过后,日本试图将南海作为海外派兵“试验地”的居心也越发明晰。前自卫队舰队司令香田洋二声称,“从确保海上交通线安全的角度,(南海)也会直接影响到我国,日美应制定共同应对方针”。而 ...
日本对南海究竟藏着什么"小九九"?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冯武勇,
《解放军报》2016年07月05日 08版

日本多次在国际会议、双边会晤、国际论坛等场合就南海问题煽风点火——日本想在南海扮演什么角色
文:新华社记者:冯武勇

151624vx58xcgcz6addr6o.jpg


南海的平静让个别域外势力焦虑得如坐针毡,南海的些许波澜让个别域外势力激动得坐立不安。它们把阿基诺三世政府推到前台,挑衅中国,它们打着“海洋法治”之名,行搅乱地区和平之实,意图火中取栗、实现其政治和军事野心。


日本当局在南海问题上正在扮演这么一个不光彩的角色。
东京插手南海问题意图清晰、特征明显。


一,是蓄谋已久,有备而来。早在2012年6月,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举办的“南中国海海上安全”年会上,时任联邦参议员约瑟夫·利伯曼公然鼓吹,要借助多边框架甚至让包括仲裁等手段在内的外部力量介入南海问题。与会的日本外务省所辖“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小谷哲男发表“惊人之论”呼应称,他与日美军方讨论过在南海展开“联合监视行动”的可能性。
2012年12月,安倍政府上台。翌年1月,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日本当局“见猎心喜”,不断与阿基诺三世政府眉来眼去。此后至今,日本通过外交、舆论、法律、外援、军事等多种手段从外围构建南海问题“对华包围圈”;在国际会议、双边会晤、国际论坛等各种场合见缝插针,就南海问题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今年5月,日本借主办七国集团峰会之利,夹带私货,“捆绑”与会领导人,针对南海问题鼓吹所谓“海洋法治三原则”。军事上,日本制定新安保法,强化日美军事同盟,向南海沿岸相关国家提供巡逻监视装备和能力建设培训,直至自卫队舰机频频现身南海周边区域。其所作所为正在从渲染紧张升级到制造紧张。


二,是动机不良,居心叵测。在南海问题上,安倍政权表面上打着维护海洋“法治”的旗号,其真实动机根本没有这么高尚。同样是那位小谷哲男,曾在2015年撰文承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些部分是相关国家妥协的结果,存在模糊不清之处,但他同时鼓吹日本应该通过外交等手段强化和主导在亚洲的“海洋法治”,显然是想按日本的角度和利益来解释和套用“法治”。《日本经济新闻》今年2月披露,在美军舰机频频以“航行自由”之名侵扰南海相关水域之际,日本政府居然还敦促美方“进一步增加派遣舰船等的频率”。
2015年9月,日本新安保法通过后,日本试图将南海作为海外派兵“试验地”的居心也越发明晰。前自卫队舰队司令香田洋二声称,“从确保海上交通线安全的角度,(南海)也会直接影响到我国,日美应制定共同应对方针”。而日本当局最大的动机显然是如何利用南海这张牌遏制中国。自卫队干部出身的自民党参议员佐藤正久公然鼓吹,要利用解禁后的集体自卫权构建“南海防御同盟”对付中国。

日本插手南海的另一动机,是“围魏救赵”,企图借此减轻日本在东海和钓鱼岛海域的压力,并趁机加快在冲绳本岛及周边离岛的军事部署。


三,是双重标准,自己打脸。日本当局口口声声将“海洋法治”挂在嘴上。然而,最近的一些动作充分暴露了日方在这个问题上的双重标准:日本
一面质疑南海岛礁属性,
一面却对“冲之鸟”岩礁的属性避而不谈,且在大陆架界限委员会驳回“冲之鸟”案后无动于衷,依然自我划设“专属经济区”,并据此不当扣押他方作业渔船和船员;
日本
一面追随美国鼓吹在国际水域的“航行自由”,
一面却对他国舰船正常通过吐噶喇海峡等国际海峡暴跳如雷;
日本
一面指责岛礁建设破坏南海环境,
一面却罔顾福岛核电站不停地向海洋释放核污水;
日本
一面指责中方“单方面”改变现状,
一面却对菲律宾等国很早以来就非法侵占南海岛礁的事实置若罔闻;
日本
一面把自己树为“国际法”标兵,
一面却在伊拉克战争等严重践踏国际法的事务中追随美国。
日本的“选择性法治”,只能说明一点,日本当局在南海问题上的根本动机无关符合大局的“法治”,而是如何联美“治华”。至于日本什么时候祭出“国际法”,怎么操弄“国际法”,明眼人一看只能“呵呵”了。

212946m59qmz9uq5mz9zl6.jpg


四,是罔顾前科,执意生乱。日本与南海颇有历史渊源,然而这更多是一种罪恶而不光彩的渊源。早在1907年,日本政府就纵容商人西泽吉次染指东沙群岛。1939年,日本侵占南海诸岛,并将南沙群岛划归已被日本殖民的台湾高雄管辖。太平洋战争期间,日军在南沙群岛建立了海军基地,并以此为跳板,对当时的印度支那、新加坡和印尼等地发起攻击。二战后,中国政府依法、公开收复南海诸岛。


照理说,有过这样的历史前科,日本在比照现实时,在涉及地区安全和稳定的大是大非问题上应该保持足够的谦卑和自制,而不是猛刷“存在感”,甚至重拾当年日本帝国“炮舰外交”的历史旧梦。可以说,日本当前在南海的这一姿态,与其战后在历史认识问题上的不彻底、不真诚息息相关,也与日本国内政治和社会氛围日益回归战前的保守化思潮同出一源。


日本还口口声声称,南海是世界贸易的大动脉,是日本的“海上生命线”。既然如此,日本为何不多做有助于局势稳定的事情,反而到处挑拨,推高紧张态势?难道各国舰机的密集游弋让南海更安全了?



图备注:猎户人1945年二次世界大战前后,中美苏盟国按《开罗宣言》、《雅尔达密约》、《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书》等协议文件共同规划“”日本战后主权领土范围“”图,特别需要关注的是此图日本与琉球列岛界线为《大隅海峡的中间线》。


1945年战后,日本坐实琉球列岛的三大罪状
http://bbs.liuqiu-china.com/foru ... hread&tid=47257

第一,日本“”无权“”派遣其防卫省自卫队及保安厅警察等军警人员进入琉球列岛驻守;因为日本此举已经公然的破坏"中日友好"关系基础。

第二,日本“”无权“”私设冲绳县殖民政府;于1971年未经琉球列岛宗主国之中国政府签署割让放弃等协议文件,日本私自设立冲绳县殖民政府,并且自美国政府非法买卖接收琉球列岛的施政权[治理管辖权],这也违反了战后"波茨坦公告"第八条;未能遵循坚守其战后领土公法的制约范围。

第三,日本“”无权“”拥有军事武装其自卫队;假借美日两国狼狈为奸,利用美军势力觊觎威慑中国索讨琉球主权,从而让日本持续窃占琉球群岛合理化。

1946年后,琉球列岛与奄美群岛之关联
http://bbs.liuqiu-china.com/foru ... hread&tid=18362

由于战后美国的私心独霸,觊觎联合日本对抗中苏的势力范围,事故,日本根据与美国的私相授受为日本的战后法律依据依次窃占中国琉球列岛的主权。

于是根据以美国为首,美日非法的:
(1)1951年9月8日,“旧金山对日合约”::美军交还“奄美群岛”以北给予日本,而美日两国私自媾合,借此美军换得了能够持续非法窃占”奄美群岛以南的琉球列岛“。
(2)1953年12月24日,“奄美群岛之美日两国协议书”。
(3)1971年6月17日,“大东群岛及琉球群岛之美日两国协议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台灣獵戶人 2016-7-12 18:10
据悉,菲律宾提交仲裁的依据,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十五部分,第二百八十七条与附件七。在这些规定中,当双方没有办法通过双边协商解决争端时,“经争端任何一方请求,应提交根据本节具有管辖权的法院、或法庭”。

菲律宾深知,中国政府早已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对于《海域划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书面声明,而不受公约的规定管辖》。

但是在美日知名海洋法律师们协助下,将菲律宾单方面在南中国海海域的主张与其认知争议等议题精心包装,并将各争议议题个别给予切割,《成为形式上,并不要求仲裁有争议的经济海域属于那方,而只要求仲裁庭对某些议题个别作出解释》。

菲律宾提出15项仲裁请求,荷兰海牙常设仲裁法庭2015年10月29日,初步裁定其中七项具《有管辖权》,将进行仲裁庭裁决。
法庭受理仲裁分别如下:
(3) 黄岩岛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具有管辖权》

(4) 美济礁、仁爱礁、渚碧礁为低潮高地, 不能产生领海、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并且该三礁为不能够通过先佔、或其他方式取得的地形。《具有管辖权》

(6) 南薰礁 和 西门礁(包括 东门礁)为低潮高地,不能产生领海、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但是它们的低潮线可能可以作为分别测量 鸿庥岛 和 景宏岛 的领海宽度的基线。《具有管辖权》

(7) 赤瓜礁、华阳礁、永暑礁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具有管辖权》

(10) 通过干扰其在黄岩岛的传统渔业活动,中国非法地阻止了菲律宾渔民寻求生计。《具有管辖权》

(11) 中国在黄岩岛和仁爱礁违反了《公约》下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的义务。《具有管辖权》

(13) 中国危险地操作其执法船只,给在黄岩岛附近航行的菲律宾船只造成严重碰撞危险的行为违反了其在《公约》下的义务。《具有管辖权》

菲律宾提交仲裁庭的起诉状中,其觊觎由国际海洋法仲裁庭的判决为其背书,并凭借美日菲台等方以”偷梁换柱”的直接、或间接最终的目的则可归类为以下四种:
1、要求中国在南中国海事务上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依据其界定中国的主权和利权边界。
2、请求仲裁庭宣布中国的“九段线”不合法,不得依据九段线获取主权和利权。
3、请求仲裁庭宣布黄岩岛等为礁石、渚碧等为低潮高地,以及”美济、仁爱礁”属于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内。
4、要求中国不得继续侵犯菲律宾的低潮高地、捕鱼和其他海洋权益。

菲律宾的上述主张及目的,可谓“深思熟虑”:
由于公约本身的条款限制 与 中国2006年提交的声明,任何直接指向中国与菲律宾之间岛屿与海洋划界争端的主张,都会被裁定为国际仲裁庭“不具备管辖权”的事项。于是,菲律宾必须通过“擦边球”的主张(虽不直接涉及主权,但处处指向主权),将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领土、治理管辖权等)拖入美日设局下的仲裁程序中。

因菲律宾就利用这些主张的模糊性,以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争端解决机制上的复杂性,将一个涉及《主权与领土》争端、可以被中国拒绝管辖的案件,却被重新“包装”为一个被强制管辖的案件(掩耳盗铃、偷梁换柱)。

因此,当时菲律宾低级的诡计则被识破,中国随即发表了立场文件,表明中国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保留声明》赋予的权利,拒绝接受仲裁庭的管辖。

特别是指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明确规定,
“任何争端,如果必然涉及同时审议与大陆、或岛屿陆地领土的主权、或其他权利有关的任何尚未解决的争端”,则不应当提交,导致有拘束力裁判的强制程序。
然而,仲裁庭(早被日本籍法官所主持幕后操纵)在就中国的立场文件进行听证会后,作出“对7项主张有管辖权、剩余8项主张的管辖权问题将继续保留至实体性问题阶段”的判断,这表明它已经接受倾向于菲律宾一方的解释。

美菲日觊觎南海仲裁案成为分裂中国主权敲门砖
http://www.liuqiu-china.com/portal.php?mod=view&aid=1615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中国琉球网 ( 闽ICP备13003013号  

GMT+8, 2018-2-20 17:50 , Processed in 0.08890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