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琉球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琉球网 首页 伟人风采 查看内容

毛泽东与对台(湾)工作

2017-9-3 22:09| 发布者: 台灣獵戶人| 查看: 257| 评论: 3|原作者: 关天培

摘要: 1950年6月28日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严正指出:美国对亚洲的侵略只能引起亚洲人民广泛的和坚决的反抗。中国总理兼外长周恩来也多次发表严正声明表示:台湾是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决不容许美国侵 ...
毛泽东与对台湾工作
文:杨亲华、王明鉴



20170107095307875.jpg



毛泽东生前十分重视祖国统一大业,主导和筹划了我党的对台工作,并认真不懈地探讨和寻求祖国统一的方式和途径,为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方针的形成、确立和发展作出了不朽的贡献。两岸的对峙和隔绝,是两岸的中国人民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台湾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毛泽东是始终坚持这一点的,无论在国际或国内遇到了多大的压力和困难,他都坚定祖国必定统一的信念。

随着大陆即将全部解放,毛泽东将解放台湾问题提到议事日程。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同年6月27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声称「台湾地位未定」,并命令美国海军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的空军第十三航空队进驻台湾,明目张胆干涉中国内政,企图以武力阻止我解放台湾。

毛泽东坚决顶住美国的压力。
1950年6月28日,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严正指出:
「美国对亚洲的侵略只能引起亚洲人民广泛的和坚决的反抗。」
中国总理兼外长周恩来也多次发表严正声明,表示:
台湾是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决不容许美国侵占,也决不容许交给联合国托管。解放台湾是中国的主权和内政,决不容许他国干涉。中国政府和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台湾和干涉中国内政的斗争,得到了世界人民的广泛支持。」


进入50年代中期,国际形势开始发生一些值得注意的变化。
1953年7月,朝鲜停战达成协议;1954年春,柏林会议召开,4月至7月,日内瓦会议签订越南停火协议。
国际紧张对峙局面有所缓和,而面对这一新的形势变化,毛泽东不失时机地提出「和平解放台湾」的设想。

1954年7月,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日内瓦会议后的形势。根据毛泽东的意见,中共中央决定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解放台湾的运动,以粉碎美国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

1955年4月,周恩来率中国政府代表团赴印尼参加万隆会议。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指示周恩来:
「可相机提出在美国撤退台湾和台湾海峡的武装力量的前提下和平解放台湾的可能。」
在此前后,毛泽东通过多种渠道和各界朋友阐述我党的对台方针和政策。

1956年,毛泽东关于对台工作的指导思想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1956年1月25日,毛泽东在第六次最高国务会议上提出:
「台湾那里还有一堆人,他们如果是站在爱国主义立场,如果愿意来,不管个别的也好,部分的也好,集体的也好,我们都要欢迎他们,为我们的共同目标奋斗。」
不久之后的1月30日,周恩来代表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在政协二届二次会议上正式宣布了对台湾问题的方针、政策,指出:
「凡是愿意走和平道路的不管任何人,也不管他们过去犯过什么罪过,中国人民都将宽大对待,不咎既往,凡是在和平解放台湾这个行动中立了功的,中国人民都将按照立功大小给以应得的奖励。」
他号召:「为争取和平解放台湾,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而奋斗!」

1956年4月,毛泽东 又分别提出了「和为贵」、「爱国一家、爱国不分先后」的政策。
同年6月28日,周恩来 在全国人大一届三次会议上进一步具体地阐释了毛泽东的上述思想,提出:
「我们愿意同台湾当局协商和平解放台湾的具体步骤和条件,并且希望台湾当局在他们认为适当的时机,派遣代表到北京或者其他适当地点,同我们开始这种商谈。」
周恩来 还在一次谈话中指出:「我们对台湾决不是招降,而是要彼此商谈,只要政权统一,其他都可以坐下来共同商量安排。」

1956年10月间,毛泽东 会见有关朋友,表示:
「如果台湾回归祖国,一切可以照旧,台湾现在可以实现三民主义,可以同大陆通商,但是不要派特务来破坏,我们也不派“红色特务”去破坏他们,谈好了可以签个协定公布。台湾可以派人来大陆看看,公开不好来就秘密来。台湾只要与美国断绝关系,可派代表团回来参加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全国委员会。」

周恩来 参加了会见,并具体解释说:
「蒋经国等安排在人大或政协是理所当然的,蒋介石将来总要在中央安排,台湾还归他们管。」

这是毛泽东 和中国共产党关于《一国两制》方针的最早设想。

不久,毛泽东 又进一步提出了第三次国共合作的问题。
1957年年4月,在欢迎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伏罗希洛夫的宴会上,当周恩来 谈到“国共两党过去合作过两次”时,毛泽东 当即提出:「我们还准备第三次国共合作」。这是我国最高领导人首次明确提出国共第三次合作问题。


然而,美国政府继续干涉中国内政,直接插手台湾事务,不愿意看到中国的统一和强大,一方面同中国政府进行接触,寻找新的折衷方案,另一方面又从政治、经济上压迫台湾当局,竭力推行《两个中国》,企图制造《(长期两岸对峙)划峡而治》的既成事实。

1958年,在美国的唆使下,台湾当局出动军队,声称要“反攻大陆”,以金门、马祖为基地,加强对大陆沿海的骚扰活动。为了粉碎美国的阴谋,毛泽东 洞悉世界形势,采取了出人意料的措施,命令人民解放军“万炮齐发”,猛轰金门,通过有限的军事行动,用炮火与台澎金马保持“联系”,维持中国内战的态势,并利用美蒋矛盾,打击美蒋的嚣张气焰。与此同时,毛泽东 继续就和平解放台湾问题进行努力。

1958年10月6日,毛泽东以彭德怀名义发表《告台湾同胞书》,继续强调说:
「我们都是中国人。三十六计、和为上计。」
「你们与我们之间的战争,30年了,尚未结束,这是不好的。建议举行谈判,实行和平解决。」
「我们之间是有战火的,应当停止,并予熄灭。这就需要谈判。」
当然「早日和平解决较为妥善。」

1958年10月25日,毛泽东再以国防部长彭德怀的名义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再告台湾同胞书》,这是毛泽东重新起草的见报稿。文章指出:
「中国人的事只能由我们中国人自己解决。一时难以解决,可以从长商议。」
毛泽东 强调:「我们两党间的事情很好办。……化敌为友,此其时矣。……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没有两个中国。这一点我们是一致的。美国人强迫制造两个中国的伎俩,全中国人民,包括你们和海外侨胞在内,是绝对不容许其实现的。现在这个时代,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一切爱国者都有出路,不要怕什么帝国主义者。」围绕金门海战的斗争,毛泽东发挥出了高超的斗争艺术,表现出了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统一的强烈愿望。他的这些思想,为实现国共第三次合作、和平统一祖国指明了方向。


进入60年代,毛泽东 关于对台工作的思想又有了一个新的发展。
1960年5月22日,毛泽东 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研究并确定了关于台湾问题和对台工作的总方针。总的来讲,中共中央认为,台湾宁可放在蒋氏父子手里,不能落到美国人手中。毛泽东和党中央提出:
「对蒋介石我们可以等待,解放台湾的任务不一定要我们这一代完成,可以留交下一代去做;现在要蒋过来也有困难,问题总要有这个想法,逐步地制造些条件,一旦时机成熟就好办了。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根据国际形势和海峡两岸的实际情况,适时提出:台湾只要和大陆统一,除外交必须统一于中央外,所有军政大权、人事安排大权等均由蒋介石掌握,所有军政及建设费用不足之数悉由中央拨付;双方互约不派人员去做破坏对方的事情。」
中共中央领导人还一再表示:「台湾当局只要一天守住台湾,不使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大陆就不改变目前对台湾的关系。」

正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和平统一政策的感召下,1965年7月,前国民党政府代总统「李宗仁」从海外归来。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分别会见并设宴招待,表示热烈欢迎。7月26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李宗仁夫妇。他一边握手一边亲切地说:你们回来了,很好!欢迎你们。交谈时,毛泽东 强调:「跑到海外的,凡是愿意回来的,我们都欢迎,我们都以礼相待」。当李宗仁对台湾问题久悬不决深表忧虑时,毛泽东 则坚定地说:「不要急,台湾总有一天要和大陆统一的,这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

毛泽东 虽然离开我们了,但他当年对台工作的思想和实践,仍在发挥着巨大的指导作用。今天,在邓小平的“一国两制”科学构想的指引下,经过海峡两岸人民的协力推进和国共两党的共同努力,大陆和台湾的关系近年来发生了重大变化。两岸隔绝了40余年的关系开始解冻,各种交流日益增多。我们可以看到,不管道路如何艰难曲折,在祖国统一和振兴中华的爱国主义旗帜下,整个中华民族的大团圆的局面,定能早日实现。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兰色凡尘 2017-1-26 20:16
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底线,中国说不能拿来做交易。但形势比人强,最后,终究会以某种交易的形式来解决台湾的。国家之间就是一种利益交换和平衡,表现形式不同而已。

引用 台灣獵戶人 2017-1-27 00:29
1953年12月22日,毛泽东审阅了这个概算,连同他的批语送给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彭德怀、陈毅传阅。批语写道:
「陈毅同志意见,目前不打金门为有利,否则很被动,且无攻克的充分把握。我同意此项意见。需费近五万亿元(当时流通的旧人民币。1955年3月1日起,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新的人民币,一直使用至今。新人民币1元,等于旧人民币1万元。),无法支出,至少一九五四年不应动用如此大笔经费(毛泽东对总参谋部作战部关于攻击金门作战费用概算问题写给刘少奇等的批语,手稿,1953年12月22日)。」
毛泽东权衡利弊,审时度势,采纳了陈毅等人的意见,果断地下令暂缓攻打金门的作战准备。(后来经他同意,贯通福建的鹰厦铁路破土动工,一九五七年实现全线通车。)

这时,美国却进一步加紧插手台湾问题。
1953年11月,美国副总统尼克松访台,表示重视台湾的战略地位。
12月,台湾当局向美国政府正式提出《美台共同防御条约草案》。
1954年01月,美国第七舰队在台湾海域进行军事演习,公开向中国政府炫耀武力,并邀请蒋介石观看这次演习。在通过订立共同防御条约以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台湾这一点上,美国政府和台湾当局是一致的。但美国又担心蒋介石利用这个条约把美国再次拖入一场没有胜利希望的战争。他们希望台湾当局接受劝告,把自己作为“海外中国文化的一种象征”(尼克松在艾森豪威尔总统主持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上关于台湾之行的汇报,1953年12月23日。)。美蒋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使《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的谈判拖延了将近一年。

另外,一九五四年四月至七月召开的日内瓦会议,也在很大程度上牵制了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的谈判(1954年4月8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决定,在日内瓦会议前美国不准备采取任何行动进行与台湾缔结双边安全条约的讨论。)。但是,在日内瓦会议闭幕前,七月八日,蒋介石会见即将回国述职的美国大使兰金,表示愿意满足美国的要求,在采取任何重大军事行动前,必须征得美国同意。这个表态,加快了订立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的进程。
面对美蒋联手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台湾,台湾问题有可能被国际化的严重事态,中国政府不能不作出强烈反应。



1954年7月7日,在听取和讨论周恩来关于日内瓦会议情况的汇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 专门讲到台湾问题。 他说:
「现在美国同我们关系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台湾问题,这个问题是个长时间的问题。我们要破坏美国跟台湾订条约的可能,还要想一些办法,并且要作宣传。我们要组织一些宣传,要大骂美国搞台湾,蒋介石继续卖国。另外,在外交方面要有一种适当的表示,比如在侨民问题上的接触,其目的就是迫使美国跟台湾不要订条约。我看,美国跟台湾订条约,英国也怕,也反对,法国也可能是反对的,对于它们也没有什么好处,这就会成为很长期的僵局嘛。」⑤

7月间,毛泽东 和中共中央作出《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决定。
1954年7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将这个决定昭告全世界。社论列举:
「美国企图长期侵占台湾、提出所谓“台湾交联合国托管”的方案、正在同蒋介石谈判签订所谓“共同安全双边协定”等严重事态,表达了全中国人民不可动摇的决心:“台湾是中国的领土,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不达目的,决不休止。」

27日,中共中央就解放台湾问题,致电当时正在国外访问的周恩来,指出:“在朝鲜战争结束之后我们没有及时(约迟了半年时间)地向全国人民提出这个任务,没有及时地根据这个任务在军事方面、外交方面和宣传方面采取必要措施和进行有效的工作,这是不妥当的,如果我们现在还不提出这个任务,还不进行工作,那我们将犯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中共中央致周恩来电,1954年7月27日)。电报所针对的,正是美国策划的“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使台湾问题国际化的阴谋。

  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8月11日,周恩来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上的外交报告里,重申中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8月22日,第一届全国政协常委会第五十八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为解放台湾联合宣言》,提出“解放台湾、反对美国干涉”的响亮口号。

  当时,国民党台湾当局为争取订立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派海空军在大陆沿海及其空域频繁出动,严重影响了大陆的航运及渔民的生产和生活。为此,毛泽东批准,进行保卫领海主权及护航的军事斗争。这场军事斗争,锻炼了部队,初步打击了国民党军的气焰。

  与此同时,中央军委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以解放台湾作为长期的斗争目标,制定了对台斗争的军事计划和实施步骤。在制定计划的过程中,毛泽东提出“边打边建”的方针,即在准备解放台湾的战争中,加强空军和海军建设,推动军事工作、外交工作、政治宣传工作和经济工作。炮击金门,就是其中的重要一环。

  炮击金门,原定在八月十日前后开始,后因发生洪水,交通受阻,兵力调动困难,推迟到九月上旬(彭德怀致毛泽东的请示报告,1954年8月5日)。9月3日与9月22日,人民解放军分两次连续多日炮击金门,揭开了中国人民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斗争的序幕。

  炮击金门,是一种特殊的斗争方式,在中国还不能通过联合国等渠道申述自己原则立场的情况下,将中国人民反对外来干涉、一定要解放台湾的不可动摇的决心充分地表达出来,并把台湾问题突出地提到国际社会面前。

  为了扩大炮击金门的政治效果,10月10日,周恩来致电第九届联合国大会,要求安理会制止美国侵占中国领土台湾的行动,责令美国从台湾、澎湖列岛和其他中国岛屿撤走一切武装力量和军事人员。10月15日,苏联也向联大提出谴责美国侵略台湾的提案。这个提案虽然在美国的操纵下被否决,但它使人们联想起1950年12月中国代表伍修权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的控诉发言,揭露了谁是台湾海峡紧张局势的真正制造者。

  炮击金门,打痛了台湾当局,也使美国人慌了手脚。

  美国当局得知炮击金门的消息后,立即召开一系列会议,讨论美国是否要帮助台湾当局保住沿海岛屿。讨论陷入激烈的争吵中。艾森豪威尔发现,炮击金门已使美国政府处于像在决定朝鲜停战之前那样的尴尬境地。其一,美国必须冒进行一场全面战争的危险(艾森豪威尔认为:“我们现在不是在议论一场有限的‘丛林’战,而是在议论跨进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门槛。如果我们进攻中国,我们将不会如同在朝鲜那样,限制我们的军事行动了。”见艾森豪威尔:《白宫岁月》(上),三联书店1978年11月版,第521页)。如果是这样的话,美国首先要想清楚,自己的战略重点究竟在欧洲还是在亚洲,主要敌人是苏联还是中国?(艾森豪威尔:《白宫岁月》(上),三联书店1978年11月版,第522页。)其二,美国必须冒失去盟国支持的危险。连杜勒斯都认为:“如果我们定下一个方针,自己参与金门和马祖的防务,我们将发现处在没有盟国支持的情况下和赤色中国作战”(艾森豪威尔:《白宫岁月》(上),三联书店1978年11月版,第522页)。杜勒斯提出了一个摆脱困境的办法,就是把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由联合国出面斡旋,维持沿海岛屿现状,实现台湾海峡停火。

引用 关天培 2017-9-3 22:19
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对亚洲战列考虑,造成其利益熏心违背同盟国共识不得单独与日本协议,所以美国在其制定对战后日本政策时,
既没有按照国际法则将琉球列岛归还其《宗主国》中国政府接管治理,
也没有按照《美国国务院》的违法主张将“非军事化后的琉球列岛归还日本”,
而是将《琉球列岛、小笠原群岛、日军占领统治的各岛屿、太平洋中部所有岛屿等等》全部置于美国排他性的战略托管之下”。

1946年1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内更加明确地提出,《北纬31度以南的琉球列岛、九州(大隅海峡中间线以南)至台湾之间的所有岛屿》,全部作为“”战略区域“”实行托管统治。

1945年二次世界大战前后,中美苏盟国按《开罗宣言》、《雅尔达密约》、《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书》等协议文件共同规划“”日本战后主权领土范围“”图,特别需要关注的是此图日本与琉球列岛界线(红色框线)为《大隅海峡的中间线》。

1946年11月,《美国政府》发表声明,将《琉球、小笠原群岛、原日本托管统治区域》置于美国的”战略托管“之下,并且将此方案向联合国提出。

在实践国际法原则上合法的"领土"移转,仅得以"条约的形式"为之。

美国于1945年,军事占领中国琉球列岛后,只得享有施政权/治理权;美国无法享有对琉球列岛的主权变更;而美国占领军政府,更没有权益能处置占领地归属。

1947年4月2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第21号决议》,决定将日本依据《国际联盟,盟约第二十二条》,受委任统治之太平洋各岛屿为战略防区,并将置至于联合国宪章所制定之托管制度之下,并指定美国为托管领土之管理当局。

然而,联合国安理会的《21号决议》中所指的托管领土却是:「马绍尔群岛、马里亚纳群岛、加罗林群岛」,但值得注意是当时并「不包括琉球列岛」。

由于美国觊觎"假借"联合国组织名义,私自未经琉球的宗主国/中国政府"签署同意协议书",擅自将属于中国的琉球列岛,以私相授受交予战败国日本持续窃占中国琉球列岛治理权益。

1947年9月23日,当时中国国民政府的国民参政会(全国人大组织)则是坚决反对联合国把琉球交予美国单独战列托管、或归属予日本,并要求在往后对日本和约中必须规定将琉球交还我国托管治理。
同年10月18日,行政院长”张群”出席国民参政会会议时,也提出“琉球列岛与我国(宗主权领土)关系特殊,应该归还我国”。
但美国拒绝了中国对琉球统治权的要求。美方表示,琉球应纳入美国战略托管网内,因为美国认为此乃其在西太平洋之一种任务,中国要求获得琉球,并不获得美国首肯同情。

美国独佔琉球列岛1945年之始末
http://www.liuqiu-china.com/portal.php?mod=view&aid=1688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手机版|中国琉球网 ( 闽ICP备13003013号  

GMT+8, 2018-2-24 18:09 , Processed in 0.10006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