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琉球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琉球网 首页 中国琉球 查看内容

中山王府摄王妃:为恳恤怜遭乱赎脩贡职事(1610)

2020-8-1 17:12| 发布者: 台灣獵戶人| 查看: 1009| 评论: 0|原作者: 台灣獵戶人

摘要: 万历三十七(1609)年九州华人伙同倭人大肆入侵中山王府进行三光烧杀虏猎,挟持中国中山王,其悲愤之时写下给与福州巡抚求救书信:职任藩屏,临难死守,义所当然。但仰瞻君父,未敢捐躯,将措就行。据此,看彼狡奴似 ...
原题:为 恳恤怜遭乱赎脩贡职 事
文:琉球国中山王府-摄王妃-(马氏)」等,明万历三十八(1610)年一月二十日(移《咨》)
资料来源:《历代宝案》






琉球国中山王府-摄王妃(马氏)」、王弟「尚宏」,暂看掌国事-法司「马良弼」,为恳乞天恩恤怜,遭乱赎脩(shu-xiu)贡职事。


查先案照,万历三十七(1609)年十月十一日,差 正议大夫「郑俊」﹙ji/齎)报,为急报倭乱,致缓贡期事。
照得,本国三年二贡,历进不爽。本年,例该贡期,合行进奉,经员役坐驾土船,装载马匹、硫磺完备外,候风开驾。骤闻警报:萨摩州倭酋「他鲁济、吴济」等,鳩党流毒海岛,肆蔓属地,致阻滞进贡行程。

(万历)三十七年三月 日,先据 叶壁山、奇佳山等处,连放烽号,传报虚惨。但未接邮铺(pu/舖)救呈实事,举国疑似惶惶。议欲兴兵向救,恐其藩城失守;则欲傍观劫杀,不忍生民涂炭。

三月二十日,卑职差遣 法司「马良弼」率领精兵千余向陆致彼阻救去后,续据「马良弼」回称:观其势雄张,战舰纠结布摆散处,红白旗帜间闪飞摇,远望莫辨其几千余矣。聆听銃声绵连不绝,大麓焚山势如燎毛,真令人发(fa/髮)上指耳。

三月二十六日,「马良弼」密哨窥船多少,中心思忖,十分之八,量其丑虏(chou-lu/醜虜)是虚张贼势,侥倖捲劫也。「﹙马)良弼」令兵进杀,讵狡计深山诈败,弭侵四顾骤圉(yu/。「﹙马良)弼」兵伤损去半。「﹙马)良弼」被擒获,綑拷献降。「﹙马)良弼」仰天呼号:我琉球,上有天朝万岁爷父,下有琉球国王,「﹙马)良弼」领兵向敌,既不能战胜,又不能卫,身死何足惜」。二贼首,嘉其一匹夫,敢向万军雄阵,虽是无知入火就擒,而竟明忠君爱国,不杀全忠。等情至。

四月初一日,倭寇突入中山那霸港。卑职严令师官「郑迵、毛继祖」等统督技兵三千余,披坚执锐,雄据那霸江力敌。彼时,球兵陆居势强,蠢水处势弱,百出拒敌,其左矣。且又船浅小难用武,箭射难逃,銃发莫避,愴忙急处,船各自携角冲礁,沉毙及杀死不可胜纪。讵彼倭奴藏兵,继至沿陆,从东北而入,北处无兵备,御虞喇时等地方,悉被焚惨。且琉球僻在东隅绝岛,兵出有限,求助无地,孤危独支。兵使敌北则失南,敌南则失北,首尾不能相顾。「(毛)继祖」等帅兵退,而坚防首里王城径突那霸营巢矣。彼时窥伺核考,眾寡莫辨,队成蜂蚁,势如喊虎。且彼蠢尔据地倍强,一足当十,难以力敌。卑职仰思俯嘆,于今闾阎(lu-yan/ 閭閻)墟、百姓疲饥,使令进战,难忍生民肝脑涂地,呼令官民人等躲避入

四月初四日,藩城罗围数匝,村麓被劫,靡有孑遗。卑职详思熟察,进战退守,势恐两难。无奈遣僧「菊居隐」、僧「法印」等,币帛释解,愿罢兵。告休,方有旬余,復逼割土献降,暴肆鹏言,假不如议,城庙尽行焚毁,百姓尽待行剿灭,土地悉捲所有。卑职仰念,叩救天朝。但波程万里,非可一朝力为。兴慨计穷,顾其官民曰:「似此疥癣不疗,恐貽心腹之患;一指不合,难保肩背之全」。举国官民无奈,议割北隅《叶壁》一岛,拯民涂炭。讵得陇望蜀,又挟制助兵协取鸡笼


卑职看其鸡笼,虽是萍(ping/难自主)岛野夷,其咽喉毗连闽海居地。藉令鸡笼殃虐,则省之滨海居民焉能安堵如故,而不为之惊惧也。卑职深为隐忧,既不能制驭其非,曷敢助恣其虐。矢口绝拒,尽瘁弥缝,称道:「我,琉球虽是一撮海岛,原係钦蒙詔褒守礼之邦,赐准进贡归,仍赐陪臣之子入读大学,袭受圣教。今若助汝肆乱,奚逭(huan)我君父之罪责」。

讵彼狡喜怒无常,变拗莫测,復肆攻焚,勒挟 国戚 及 三法司 等官,悉牢罹于寺院,威吓诺允,助虚前议。卑职延久不听,狡虑恐计变于稽迟,祸生于日久。

五月初五日,乘节端阳,二贼首,设醴夤(li-yin)揖游船,卑职故知是酒阱礼囊,亦未剖真非。又恐冒却増嗔,无聊就前,輒惹羈绊,跬步莫离,仍挟率 国戚、三法司 等官,一併随往日本,见其国首,裁夺前情。斯时、斯际,进退两难,屈听依议,随唤同 三法司 等官「吴赖、郑迵」、王舅「毛凤仪」、译使「毛凤朝、毛万纪」等,就于五月十四日,同彼倭奴一起开驾。

切思:职任藩屏,临难死守,义所当然。但仰瞻君父,未敢捐躯,将措就行。据此,看彼狡奴似此行兇肆毒,恐有放恣无忌窥蔓及省滨海居民事,亦未可知也(shen:况且)册封国王出奔他国,事干重大。倭奴作孽,情亦匪轻。理合就行飞报为此。北风未发,难以通行卑职随备《咨》、给《照》,差遣 正议大夫、使者、都通事 等官「郑俊」等,坐驾土小船一隻,并随载:生硫磺二千觔,候风驰报知会。等情。

据此,随将印信交嘱法司「马良弼」,摄王妃、王弟暂署看掌。仍原差员役,汛发即时发行,报道 王妃 贵司,另报部《咨》文一通,伏乞差人,赴京投递。原差员役,五月,乞赐遣发归国。等情。

奉此,「马良弼」随请稟王妃「马氏」、王弟「尚宏」,经将原奉国王前项差遣员役﹙ji/齎)《咨》,坐驾小船,并原奉备辨前项硫磺,旧年十月内,北风方发,随令开驾驰报外,至十月二十日,续奉国王,日本未回,差遣王舅「毛凤仪」等,捧文致国,奉此。称为:《飞报事》。


切以国家遭乱,乃天运之灾,数乱毋失贡,更臣子之当然。旧年,远离藩维,非是苟活偷生,实耽国家重担无聊也。念兹,在兹,无日不惶,我君父之重谴。「尚宏、(马)良弼」,尔辈毋以暂倏虚位,□缺失贡□。□速查例备咨□,遣恳□天恩,恤怜遭倭乱,补职贡事,孤□□□□蠢尔乃是好克慱高,并非肆□吞,并前割地尽行,退復要取鸡笼。听諫罢止,但未□倭若而讲请,诚恐毗连强梁萨摩州,诈冒不测。来年二、三月,孤去关东而社夺。倘是匹马、行李,归期可必于不爽,由风载舰,万旅跟程,卜抵故国,不□明冬,定在后春。尔辈,竞竞家国,莫忽是图,乾乾脩贡,体孤为谋。顓此差遣王舅「毛凤仪」赍﹙ji/齎)回特报。等情。


奉此,「马良弼」随将情请王妃(「马氏」)、王弟「尚宏」等,遵将国王差来王舅「毛凤仪」仍议查循旧例,添差长史「金应魁」等官,仍将前差正议大夫「郑俊」等,齎报乱致缓贡期等事情由,抄粘备《咨》,遣发坐驾土船,陆续装载硫磺四千觔,前赴福建等处承宣布政使司投递。伏乞施行。

为此,移《咨》,须至《咨》者。右《咨》,福建等处承宣布政使司
万历三十八年正月二十日(1610年2月13日)。《咨》。

〔注:原书页五七七上之「两院,具题定夺施行。须至《咨》者,□咨□□□□□□月二十四日」应为他档混入者。〕



下图:《中山传信录》中的琉球中山王之明末清初王爷官服及随从图像。。


400px-中山傳信錄1.jpg




明万历三十八(1610)年《奏》折
节选自《历代宝案》卷十八

琉球国中山王府王妃「马氏」、王弟「尚宏」、暂看国事法司「马良弼」,为飞报事:

万历三十七年十一月内,奉出奔日本未回国王宪牌,备《咨》恳乞天恩,恤怜遭乱,赎脩贡职事,赍称:
伏惟天朝皇帝,与天地合其徳,与日月并其明,洋溢四表,寿计万年。欣幸伏以琉球服事天朝者,盖数百年矣。臣闻?豆之礼,未学振旅之事。已酉歳(万历三十七年/1609)季春,倭人率兵来,势小不可敌大。无奈遣僧「菊居隠、法印」等,币帛释解。倭人扣舷□还。琉球倭国,相去仅二千余里。今不讲礼,后世必有患。不得已而遐致倭国萨州力主和议。熟视彼国之风俗,外勇猛而内慈哀也,深睦讲好。又恤弱小割地尽行,退复鶏笼聴谏罢止,约相和好,永为鲁、卫治世今照本国原例,三年二贡。骤因警报倭乱,致缓贡期。本年五月内,续差遣 大夫、使者、通事 等官「郑俊」等,坐驾土小船一只,随载:硫矿二千?,前去候风驰报。切见乘船微小,飘风渉海,危测莫知。特今,「毛凤仪」回国报,作速查,例添差员役赍报等情。仍照例,备辨硫矿数,先赴福建布政使司投逓,伏乞移文礼部遣《奏》君父,赦宥缓贡之罪等情。

奉此,「马良弼」将情随禀请王妃「马氏」、王弟「尚宏」。遵将原奉国王差来王舅「毛凤仪」,随查照旧例,添差长史、使者、通事等「金应魁」等,赍咨坐驾船只,装载原奉前项,备辨额硫矿四千,前赴福建布政使司投逓,飞报縁由,伏乞遣《奏》施行。为此《咨》,须至《咨》者。

右  《咨》

礼  部


万历三十八年正月二十日(1610年2月13日)

《咨》。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琉球网 ( 闽ICP备13003013号 )

GMT+8, 2024-6-18 15:16 , Processed in 0.875790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