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琉球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琉球网 首页 中国琉球 查看内容

罗欢欣:琉球的领土地位与自决权(下)

2021-10-1 05:08| 发布者: 台灣獵戶人| 查看: 1155| 评论: 7

摘要: 琉球地位问题肇始于1879 年日本以軍警武裝力量非法的琉球处分,即为中国清政府当时对外主张日本违法、且片面挟持软禁中国琉球中山王等王亲臣民,并废除中国藩属国琉球-中山王府,随即擅自改设置日本冲绳县并派九州岛 ...
《琉球的领土地位与自决权(下)》
选自:中国法学网/中华海洋法学评论,2019年第2期,第1-27页。
文:罗欢欣(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研究员)
二次编辑:台湾猎户人



32)
,值得一提的是,历史学界流行一种“两属说”,指出1609年,日本萨摩藩入侵琉球后,琉球变成同时对中国和日本进贡的“两属”形态,这种说法不具有法律意义,因为局部的“纳贡”行为不过是日本侵略性的“强制贸易”,日本强制琉球“进贡”怎么可以与中琉几百年来和平自愿并具有高度规范的政治礼仪与形式的、具有深刻的政治意义的宗属关系混为一谈?试问,日本与琉球间有这样的代表“琉球王合法性来源”的册封仪式吗?琉球国王认可对日本的“君臣之义”吗?下文会具体论及中琉册封仪式的意义。

《王韬:琉球朝贡考、琉球向归日本辨》文:王韬,清道光二十四年(1843年)中秀才。可从阅读「王韬」著的两篇《琉球朝贡考、琉球向归日本辨》文章,在「王韬」实事求是辩证法下,深刻得知日本自古以来惯用「伪历史讹诈」的小偷伎俩,觊觎「编织琉球为中日两属论调」谎言,由于日本完全是毫无历史史料做凭借的伪历史」,意图强占中国属地琉球。1《琉球朝贡考》琉球一国在东瀛海中,几若黑子弹丸。其开国之始,并无甲子可稽。国朝定鼎燕京,琉球率先归附;不敢自王,敦请袭封。嗣后贡职恪共,世守藩属,凭藉宠灵镇抚荒徼,享祚绵长,作东南屏蔽以迄于今,尚称贡献之邦而预共球之列。则谓:琉球非我属国者,非也。2《琉球向归日本辨》1372年,中国征服琉球岁时贡献史不绝书;迄至今日未有或贰:是则琉球之臣服我朝,遐迩无不闻知。如中山传信录、琉球国志、使琉球记、琉球入学见闻录,日本国中久已刊行;儒士引用据为掌故几于家喻而户晓讵有不知!乃曰:琉球安有一国事两主?此不但欲掩天下之耳目,并欲塞一国中民人之见闻。至讨罪台湾尤昧于理。其始托言:劫掠 小田县民,继乃及琉球漂民;我朝大度包容,勉徇英国公使之请而成和议。其所定条款两端,未尝一字及琉球载在盟府,人所共见。乃遂欲以此指琉球为日本属地,掩耳盗铃!

33),Hans-Ulrich Scupin, History of International Law, 1815 to World War I, Max Planck Encyclopedia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at 15 June 2018.

34),「先占」是一个国家有意识地对当时不在任何其他国家主权之下的土地(即“无主地”)进行占领而取得主权的行为;「添附」是指土地通过自然或人工形成而得到增加;「时效」是指一国长期、不间断和公开地占有和统治他国部分领土而取得该部分领土的主权。

35),需要说明的是,《征服》也不同于《合并 ( 也称:兼并 )》。后者,常适用于在武装冲突的内部与外部背景下,一国为了扩展领土而作出的单方决定。如果,这种单边的《合并》声明,是针对“无主地”,则可以构成有效的占领;如果,是胜利国在武装冲突时作出这种单边声明,并将合并敌国的土地作为战争行为的结果,则不管是传统、还是当代的国际法,都不接受这种《合并》方式的有效性,所以《合并》不是传统国际法上的领土取得模式。「马尔科姆 • 肖」在《国际法》一书中指出:战争进行中,一国提出的《合并》声明是否能导致「领土权原的转移」,是存在争议的。See Malcolm N. Show, International Law, Cambridge: Grotius Publications Limited, 1986, p. 249.

36),“Conquest only operates as a cause of loss of sovereignty when there is war between two States and by reason of the defeat of one of them sovereignty over territory passes from the loser to the victorious State.” See Legal Status of Eastern Greenland (Denmark v. Norway), PCIJ Judgment 1933, p. 47.

37),Marcelo G. Kohen, “Conquest”, Max Planck Encyclopedia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at 15 June 2018. 当然,这里将“签订和平条约”作为要件,只是从通过征服取得领土的角度来说;对于不是通过征服,而是通过战争来收复领土的情况,譬如:二战后,中国收回台湾,则与此不同。限于篇幅与主题,本文不作展开探讨。

38),Marcelo G. Kohen, “Conquest”, Max Planck Encyclopedia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at 15 June 2018.

(英)劳特派特修订,王铁崖、陈体强译:《奥本海国际法》(下卷第一分册),北京:商务印书馆1989年版,第144页。

39),(英)劳特派特修订,王铁崖、陈体强译:《奥本海国际法》(下卷第一分册),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89年版,第145页。

40),Malcolm N. Shaw, International Law, 5th ed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p. 1040.

41),(英国)劳特派特修订,王铁崖、陈体强译:《奥本海国际法》(下卷第一分册),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89年版,第181页。

42),(英国)劳特派特修订,王铁崖、陈体强译:《奥本海国际法》(下卷第一分册),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89年版,第147~148页。

43),(日本)西里喜行著,胡连成等译:《清末中琉日关系史研究》,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282页。

44),Oliver Dörr, Cession, Max Planck Encyclopedia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at 15 June 2018.

45),Oliver Dörr, Cession, Max Planck Encyclopedia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at 15 June 2018. 同时,条约的类型不受限制,既可以是正式的书面条约,也可以是备忘录或其他体现两国真实意思的各种形式。

46),(中国清朝)李鸿章:《李文忠公译署函稿(卷八)》,第41~44页,转引自鞠德源著:《日本国窃土源流:钓鱼列屿主权辩》,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76页。

47),是否有过确切建议存在争议,但宾哈姆在回复日本咨询时承认至少有非官方形式的意见。鞠德源著:《日本国窃土源流:钓鱼列屿主权辩》,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年版,第 84 页。此观点亦见于(日本)西里喜行著,胡连成等译:《清末中琉日关系史研究》,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312页。

48),鞠德源著:《日本国窃土源流 - 钓鱼列屿主权辩》,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82页。

49),(日本)西里喜行著,胡连成等译:《清末中琉日关系史研究》,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299页。

51),(日本)井上清著:《关于钓鱼岛等岛屿的历史和归属问题》,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社1973年版,第16 页。

52),关于中日谈判“分岛加约案”,学术界所知者不多,史料仅见于《清光绪朝中交涉史料》卷二「王弢夫」编的《清季外交史料》卷二十一和二十五中的《琉案专约底稿》《加约底稿》,以及南北洋大臣审议琉球案所上的奏折》等「鞠德源」著:《日本国窃土源流:钓鱼列屿主权辩》,中国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96页。关于“分岛加约案” 另可见(日本)「西里喜行」著,「胡连成」等译:《清末中琉日关系史研究》,中国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299~300页。

53),鞠德源著:《日本国窃土源流:钓鱼列屿主权辩》,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89~95页。

54),譬如,1934年4月,「蒋介石」做了题为:“日本之声明与吾人救国要道”的讲演,进一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提到“不仅是东四省的失地我们要收复,而且台湾、琉球这些地方都是我们的旧有领土,一尺一寸都要从我们手里收回”。这就明确表示,琉球也属于中国政府反侵略战争要收回的土地。「陈志奇」缉编:《中华民国外交史料汇编(八)》, 中国台北:渤海堂文化公司,1996年版,第3349页。1938年10月,抗战开始后,在武汉举行的《最高国防会议》上,「汪精卫」曾询问「冯玉祥」,何为抗战到底?「冯玉祥」回答说:“把所有的失地都收回来了,不但东北四省,就是台湾和琉球各岛,都要交给我们,并且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投降,这就是抗战到底。”「宋子文」担任中华民国外交部长时,于1942年11月3日,首次召开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就“战后领土”问题明确表示:“……中国应收回东北四省、琉球及台湾等地。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处图书室编:《资料剪辑》,1943年第13号,转引自: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编:《中国现代史料丛编》第三辑《抗战时期收复台湾之重要言论》,中国台北:中国国民党党史委员会1990年版,第99页。

55),除了前文提到的美国前总统「格兰特」,调和《中琉谈判-废琉置县》一事,可作为国际社会不认可日本“处分”琉球的例证。1943 年《开罗宣言》发表前,美国总统「罗斯福」征求「蒋介石」是否收回琉球,是另一例证。此外,2012年,琉球人在向联合国大会人权理事会控诉日本时, 提出1872年至1879年间,日本将琉球王国改名为冲绳县的行为违反了《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51条,故日本1879年的《废琉置县》无法律效果。参见 Human rights situations that require the Council’s attention: written statement/submitted by the International Movement against All Forms of Discrimination and Racism, UN Doc. A/HRC/20/NGO/20/Rev.1, at 15 June 2018.

56),以上关于“琉球处分”的法律分析亦可参见:罗欢欣著:《国际法上的琉球地位与钓鱼岛主权》,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45~52页。

57),英国派出的军队主要是澳大利亚人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太平洋战争》。参见 Theodore Cohen, Remaking Japan: The American Occupation as New Deal, New York: Free Press, 1987, pp. 58~61.

58),《美国远东军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兼任《盟军最高司令部总司令官》。1945年12月底,中、苏、英、美四个盟国在东京也建立过一个《盟国理事会》。1946年2月,又在华盛顿建立了一个由中国、苏联、英国、美国、法国、荷兰、加拿大、新西兰、印度、菲律宾 11 个战胜国组成的《远东委员会》。但是这些机构始终都没有发挥作用,主因是美国的《盟军最高司令部总司令官》「麦克阿瑟」对它们(《盟国理事会、远东委员会)的决策大部与战后美军在亚洲的利益抵触,进而不给予认同 。 Kenneth G. Henshall, A History of Japan: From Stone Age to Superpower, 3rd edn, London: Palgrave Macmillan, 2012, p. 143.

59),US Initial Post-Surrender Policy for Japan, SWNCC 150/4, Record Group 218, National Archives II, College Park, Maryland.

60),“分离性处理”意味着,天皇制在琉球并不适用,而是由美军代表盟国直接进行军事统治。天皇是日本政权的象征,所以,对于琉球的单独安排也就意味着,在法律意义上日本的政权已经不再适用于琉球,琉球成为“从敌国剥离的领土”。具体详见:「罗欢欣」:《论琉球在国际法上的地位》,载于《国际法研究》2014年第1期,第9~19页;「罗欢欣」著:《国际法上的琉球地位与钓鱼岛主权》,中国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79~96页。

61),(英国)劳特派特修订,王铁崖、陈体强译:《奥本海国际法》(下卷第一分册),北京:商务印书馆 1989 年版,第 322 页。

62),(英国)劳特派特修订,王铁崖、陈体强译:《奥本海国际法》(下卷第一分册),北京:商务印书馆 1989 年版,第 321 页。

63),United States Treaties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1952, Vol. 3, Part 3, p. 3169.

64),罗欢欣著:《国际法上的琉球地位与钓鱼岛主权》,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5年版,第124~129页。

65),根据《联合国宪章》,托管具体又分为:普通托管、战略托管

66),根据《联合国宪章》,托管的监督机构主要有:托管理事会、联合国大会、安理会

67),1951年,《旧金山和约》第三条:“日本对于美国向联合国提出将北纬 29°以南之南西诸岛 ( 包括:琉球群岛与大东岛 )、孀妇岩岛以南之南方诸岛 ( 包括:小笠原群岛、西之岛、硫黄列岛 ) 及冲之鸟礁、南鸟岛置于《联合国-托管制度》之下,且以美国为唯一管理当局之任何提议,将予同意。在提出此种建议,并对此种建议采取肯定措施以前,美国将有权对此等岛屿之领土及其居民,包括其领海,行使一切及任何行政、立法与司法权力。
1946年1月29日,《盟军驻东京最高司令部》发布「第677号行政命令」:其中第三条,更是明确规定了日本二战后版图的范围即“日本的四个主要岛屿(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対马群岛、北纬30度以北的琉球列岛(口之岛,除外)约1千近海岛屿礁石。

68),Andriy Melnyk, United Nations Trusteeship System, Max Planck Encyclopedia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at 15 June 2018.

69),Andriy Melnyk, United Nations Trusteeship System, Max Planck Encyclopedia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at 15 June 2018.

70),Conference for the Conclusion and Signature of the Treaty of Peace with Japan, SanFrancisco, California, September 4~8, 1951, Record of Proceedings, Department of State Publication 4392,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and Conference Series II, Far Eastern 3, December 1951, Division of Publications, Office of Public Affairs, 1951, pp. 73, 77~79, 84~86.

71),1971年,美、日《关于琉球与大东群岛的协定》签订前后,两国代表又提及“剩余主权论”, 但那时候的“剩余主权论”,虽然概念一样,但内容与杜勒斯所述差别甚大。详情参见:罗欢欣:《国际法上的琉球地位与钓鱼岛主权》,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30~134页。下文还会论及。

72),《联合国宪章》第77条规定的第3种,可以置于托管制度下的领土是“负管理责任之国家,自愿置于该制度下之领土”,因为这种情况在现实中发生的可能性很小,不具有代表性,故本文略去。

73),这里需要澄清一个事实,我国有些学者混淆了一份联合国文件,他们误以为 1947年,安理会关于核准托管太平洋岛屿的决议就是对琉球托管的核准,从而认为联合国从此赋予了美国在琉球的托管权。参见:罗欢欣:《论琉球在国际法上的地位》,载于《国际法研究》2014年第1期,第22~24页;「罗欢欣」著:《国际法上的琉球地位与钓鱼岛主权》,中国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5年版,第45~52页。事实上,1947年7月,交由美国托管的太平洋岛屿托管地是联合国唯一战略托管地,包括:《马里亚纳、帕劳、加罗林、马绍尔》四个政治实体。虽然这些岛屿也都位于太平洋海域、都以美国作为唯一管理国, 容易让人误以为包括琉球,但是实际上与琉球无关。关于这个事实,《奥本海国际法》中亦有记载,该书中提到:“这里的委任统治地,实际上是指日本接手的原属德国占有的太平洋南洋诸岛琉球并不是日本的委任统治地,仍然被处理成太平洋岛屿托管领土”。参见(英)罗伯特·詹宁斯,亚瑟·瓦茨修订,王铁崖等译:《奥本海国际法》( 第一卷第一分册 ),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95年版,第428目注释。

74),Agreement Between Japan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oncerning the Ryukyu Islands and the Daito Islands, 17 June 1971, Treaties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72, Vol. 23, Part 1, 1972, pp. 447~574.

75),Okinawa Reversion Treaty, Senate Executive Report, No. 92~10, 92nd Congress, 1st Session, p. 6.

76),The Department of State Bulletin, Vol. 64, 1971, pp. 32~41.

77),The Department of State Bulletin, Vol. 65, 1971, p. 34.

78),关于剩余主权的论述,详见罗欢欣:《琉球问题所涉“剩余主权”论的历史与法律考察》, 载于《日本学刊》2014年第4期,第63~81页;以及,罗欢欣著:《国际法上的琉球地位与钓鱼岛主权》,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5年版,第129~138页。

79),关于条约整体无效问题,还可以参考万鄂湘等著:《国际条约法》,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281、394页。国际法院在东帝汶案中强调:“人民自决权具有对一切的性质。”见 ICJ Report, 1995, pp. 90, 102;另可参考:(英)罗伯特·詹宁斯,亚瑟·瓦茨修订,王铁崖等译:《奥本海国际法》,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98年版,第5页。对自决权是国际强行法规则的观点的认可,常见于各类国际法著述中。

80),国际法院在东帝汶案中强调:“人民自决权具有对一切的性质。”见 ICJ Report, 1995, pp. 90, 102;另可参考:(英)罗伯特·詹宁斯,亚瑟·瓦茨修订,王铁崖等译:《奥本海国际法》,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版,第5页。对自决权是国际强行法规则的观点的认可,常见于各类国际法著述中。

81),Matthew Allen, Identity and Resistance in Okinawa, New York: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 2002, p. 33.

82),Miyume Tanji, Myth, Protest and Struggle in Okinawa, London: Routledge, 2006, pp.36~38.

83),Michael S. Molasky, The American Occupation of Japan and Okinawa: Literature and Memory, London: Routledge, 1999, pp. 15~17; Matthew Allen, Identity and Resistance in Okinawa, pp. 38~45; Masahide Ota, Okinawa: Senso to Heiwa (Okinawa, War and Peace),p. 39, pp. 92~96; Miyume Tanji, Myth, Protest and Struggle in Okinawa, p. 39. 关于琉球人在二战期间的不公平遭遇,还可参见:罗欢欣:《论琉球在国际法上的地位》,载于《国际法研究》2014年第1期,第8~9页;罗欢欣著:《国际法上的琉球地位与钓鱼岛主权》,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64~70页。

84),(日本)新崎盛辉著,孙军悦译:《现代日本与冲绳》,载于《开放时代》2009年第3期,第33页。

85),Michael S. Molasky, The American Occupation of Japan and Okinawa: Literature and Memory, London: Routledge, 1999, p. 20.

86),Flag of the Independent State of Okinawa. The proposed flag representing Okinawa was announced in January 1950, but never widely used. At United States Civil Administration of the Ryukyu Islands, 15 June 2018.

87),At 15 June 2018.

88),关于笔者查阅的信件内容,限于篇幅,本文不作展开探讨。来源:英国国家档案馆。中华民国国民政府行政院新闻局编:《行政院新闻局丛刊(74卷):琉球》,1947年,第18页。

90),“对一些愚昧无知的日本人的抗议声明”,琉球独立运动资料馆,下载于 2018年6月15日。

91),UNGA Resolution 63 (I) of 13 December 1946, “Approval of Trusteeship Agreements”, GAOR 1st Session: Cameroons (the former mandate of British  Cameroons), Togoland (the former British Togoland) and Tanganyika, all three being under UK administration; Cameroons (the former mandate of French Cameroons) and Togoland (French Togoland), both administered by France; Ruanda-Urundi (administered by Belgium); Western Samoa (administered by New Zealand); and New Guinea (administered by Australia). Andriy Melnyk, United Nations Trusteeship System, para. 10, Max Planck Encyclopedia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at 15 June 2018.


92),UNGA Resolution 1044 (XI) of 13 December 1956, “The Future of Togoland under British Administration”, GAOR 11th Session, Supplement No. 17, p. 24.

93),UNGA Resolution 1416 (XIV) of 5 December 1959, “Date of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Trust Territory of Togoland under French Administration”, GAOR 14th Session, Supplement No. 16, p. 32.

94),UNGA Resolution 1349 (XIII) of 13 March 1959, “The Future of the Trust Territory of the Cameroons under French Administration”, GAOR 13th Session, Supplement No. 18, Vol. 1,p. 1.

95),UNGA Resolution 1418 (XIV) of 5 December 1959, “Date of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Trust Territory of Somaliland under Italian Administration”, GAOR 14th Session, Supplement No. 16, p. 33.

96),UNGA Resolution 1608 (XV) of 21 April 1961, “The Future of the Trust Territory of the Cameroons under United Kingdom Administration”, GAOR 15th Session, Supplement No. 16, Vol. 2, p. 10.

97),UNGA Resolution 1609 (XV) of 21 April 1961, “The Future of Tanganyika”, GAOR 15th Session, Supplement No. 16, Vol. 2, p. 11; UNGA Resolution 1642 (XVI) of 6 November 1961, “The Future of Tanganyika”, GAOR 16th Session, Supplement No. 17, Vol. 1, p. 34.

98),UNGA Resolution 1626 (XVI) of 18 October 1961, “The Future of Western Samoa”, GAOR 16th Session, Supplement No. 17, Vol. 1, p. 33.

99),Treaty of Friendship between the Government of New Zealand and the Government of Western Samoa, 453 United Nations Treaty Series 3, signed and entered into force on 1 August 1962.

100),UNGA Resolution 2347 (XXII) of 19 December 1967, “Question of the Trust Territory of Nauru”, GAOR 22nd Session, Supplement No. 16, p. 50.

101),UNGA Resolution 3284 (XXIX) of 13 December 1974, “Question of Papua New Guinea”, GAOR 29th Session, Supplement No. 31, Vol. 1, p. 97.

102),UNSC Resolution 683 (1990) of 22 December 1990.

103),UNSC Resolution 956 (1994) of 10 November 1994.

104), “Statement by ROC ‘Foreign Ministry’ Spokesman on 21 November 1979” in “Contemporary Practices and Judicial Decisions of the ROC Relating to International Law”, Chinese Yearbook of International Law and Affairs, Vol. 1, 1981, p. 151.

105),David Bederman, The 1871 London Declaration, Rebus Sic Stantibus and a Primitivist View of the Law of Nations,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pp. 1~40.

106),James R. Crawford, The Creation of States in International Law,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p. 505.

107),Harold Nicolson, The Congress of Vienna, in Paul Schroeder ed., The Transformation of European Politics 1763-1848, New York: Clarendon Press, 1994, pp. 517~582.

108),Paul Schroeder, The Transformation of European Politics 1763-1848, New York: Clarendon Press, 1994, pp. 583~894.

109),British Declaration of the Causes of War against Russia, 28 March 1854, 46 BFSP, p.33. For the five Ancillary Conventions annexed to the Treaty of Paris, see 46 BFSP, pp.18~26.

110),For the Provisional Statue of 1897 and Subsequent Constitutions of 1899 and 1907, see PCIJ Series C, No. 82, pp. 82~131, Chapter 8.

111),Act of Algeciras, 7 April 1906, 99 BFSP 141, Chapter 7.

112),Méir Ydit, Internationalised Territories: A Study in the Historical Development of a Modern No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1815-1960), Fribourg: L&Université de Fribourg, 1961, pp. 29~33.

113),Jurisdiction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of the Danube between Galatz and Braila, PCIJ Series B 1927, No. 14.

114),PCIJ Series B 1927, No. 14, p. 11.

115),114 BFSP 535, Articles V, VI.

116),PCIJ Series B 1927, No. 14, p. 27.

117),James R. Crawford, The Creation of States in International Law, 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p. 505.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gujiaguareno 2022-9-19 11:02
日寇1879年侵占中国领土琉球,1945年战败接受《波茨坦公告》投降。公告规定了日本的领土范围,琉球不属于日本领土;日本按公告规定退出了琉球。美国践踏《波茨坦公告》,私自把应该归还给中国的琉球送给了日本,使日寇继续殖民统治中国的琉球。日本自古以来惯用伪历史讹诈的卑鄙伎俩,觊觎永久霸占中国的琉球。编织琉球为中日两属论调谎言,明知骗不了人,为何要编。是妄想给美日殖民强盗面目戴上头套继续行窃,美日合伙抢了琉球,抢台湾,抢了台湾抢南海;根本不会给琉球自决权!
引用 gujiaguareno 2022-5-10 10:20
历史学界流行一种“两属说”,指1609年,日本萨摩藩入侵琉球后,琉球变成同时对中国和日本进贡的“两属”形态,这种说法不具有法律意义,因为局部的“纳贡”行为不过是日本侵略造成暂时性的“强制贸易”,日本强制琉球“进贡”怎么可以与中琉几百年来和平自愿并具有高度规范的政治礼仪与形式的、具有深刻的政治意义的宗属关系混为一谈?琉球国王认可对日本的“君臣之义”吗?1879年日寇侵占琉球建殖民地冲绳县。1945年日寇战败,接受《波茨坦公告》投降,按公告规定退出琉球。美国出于私心与日寇狼狈为奸霸占中国的琉球至今。用多少谎言也掩盖不了历史真相。两属轮只能进垃圾堆!
引用 gujiaguareno 2022-2-16 08:51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研究员罗欢欣在中国法学网/中华海洋法学评论,2019年第2期发文《琉球的领土地位与自决权(下)》:历史学界流行一种“两属说”,指出1609年,日本萨摩藩入侵琉球后,琉球变成同时对中国和日本进贡的“两属”形态,这种说法不具有法律意义,因为局部的“纳贡”行为不过是日本侵略性的“强制贸易”,日本强制琉球“进贡”怎么可以与中琉几百年来和平自愿并具有高度规范的政治礼仪与形式的、具有深刻的政治意义的宗属关系混为一谈?所谓历史学界流行一种“两属说”,其实是美国勾结日寇践踏《波茨坦公告》霸占中国的琉球的一种自圆其说。中国的舆论不能信其蛊惑,更不应该跟着日寇鹦鹉学舌,把中国的琉球称作日本的冲绳!自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遣福建三十六姓创建琉球王国,琉球就为中国属地,琉球人民即中国人民。琉球与中国,息息相关。1879年被日寇侵占,日寇战败投降后按《波茨坦公告》吐出,应归还中国。美国把中国的琉球给日本非法。琉球是中国领土,必须像香港澳门那样归还给中国!
引用 gujiaguareno 2021-11-30 09:48
日本自古以来惯用「伪历史讹诈」的小偷伎俩,觊觎「编织琉球为中日两属论调」谎言,由于日本完全是毫无历史史料做凭借的伪历史」,意图强占中国属地琉球。清道光二十四年(1843年)秀才王韬著的两篇《琉球朝贡考、琉球向归日本辨》《琉球朝贡考》。《琉球朝贡考》说:琉球一国在东瀛海中,几若黑子弹丸。其开国之始,并无甲子可稽。明朝定鼎燕京,琉球率先归附;不敢自王,敦请袭封。嗣后贡职恪共,世守藩属。哪有和日本两属之事,只有日寇骚扰侵犯之乱!不过,今天日寇仍然殖民统治中国的琉球,罪过是在美国。日寇二战战败投降,已按《波茨坦公告》规定交出了1879年从中国抢来的琉球。美国贪污琉球不归还给中国,践踏《波茨坦公告》把中国的琉球私自送给日本。美日狼狈为奸在中国的琉球建军事基地围困中国,还得陇望蜀与台湾的日寇遗老遗少们里应外合闹台独要夺取中国的台湾。美国帮日寇侵占中国领土万分可恶,美国的卑鄙龌龊,支持台湾的日寇遗老遗少们抢夺中国的台湾是魔是鬼不是人!
引用 gujiaguareno 2021-11-12 10:46
有人指出1609年,日本萨摩藩入侵琉球后,琉球变成同时对中国和日本进贡的“两属”形态,琉球就是被日本强迫进贡也是短期的所以“两属”论是日方的强词夺理!因为局部的“纳贡”行为不过是日本侵略性的“强制贸易”,日本强制琉球“进贡”怎么可以与中琉几百年来和平自愿并具有高度规范的政治礼仪与形式的、具有深刻的政治意义的宗属关系混为一谈?若真“两属”何需1879年武装侵占!《波茨坦公告》已经规定了日本国土局限在四大岛内,琉球不属于日本领土。日本战败投降后接受《波茨坦公告》;交出了琉球。应该归还给中国。美国私自把中国的琉球送给日本非法无效,中国必定要收回!
引用 gujiaguareno 2021-10-25 11:12
1879 年日本以軍警武裝力量非法侵占中国的领土琉球王国,强行改名冲绳县。二战日寇战败投降,接受《波茨坦公告》,已经按公告规定吐出了琉球。问题出在美国头上!美国虽然没有参加日寇和希特勒1936年签订的《国际反共产国际协定》美国却继承希特勒的反共事业,践踏《波茨坦公告》把中国的琉球私自送给日本。美日狼狈为奸在中国的琉球建军事基地围困中国,又支持台湾的日寇遗老遗少闹台独。日寇现在仍然殖民统治琉球的唯一依据只是美国武力。日本作为战败国,没有理由拒绝把琉球归还给中国,有美国主子的唆使,它就敢吃中国的肉!美国帮日寇侵占中国领土实在可恶!
引用 gujiaguareno 2021-10-13 10:49
琉球是中国胸前的翡翠项链,日寇总想抢夺。所谓历史学界流行一种“两属说”,指出1609年,日本萨摩藩入侵琉球后,琉球变成同时对中国和日本进贡的“两属”形态,纯粹是日寇编造的谎言!现在日寇仍然霸占着中国的琉球,还被一些媒体称为日本的冲绳,是因为:1879年日寇侵占中国领土琉球王国,强行改名冲绳县。是日寇从中国抢走的第一块殖民地,日寇二战战败投降,遵《波茨坦公告》规定交出了琉球,那个殖民地冲绳就该寿终正寝了。谁知美国虽没有参加日寇和希特勒1936年签订的《国际反共产国际协定》美国却继承希特勒的反共事业,践踏《波茨坦公告》把中国的琉球私自送给日本。美日狼狈为奸在中国的琉球建军事基地围困中国。没有美国的殖民强盗恶疾复发,背叛反法西斯同盟,琉球理所当然要回归中国,就像香港澳门那样。日寇作为战败国,有什么理由不归还?美国恶霸的狂妄只能害了美国自己!

查看全部评论(7)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琉球网 ( 闽ICP备13003013号 )

GMT+8, 2024-2-29 07:46 , Processed in 0.045647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