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琉球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琉球网 首页 中国琉球 查看内容

1874年中、日会议凭单汉文本

2021-11-25 18:10| 发布者: 台灣獵戶人| 查看: 1814| 评论: 4

摘要: 《1874年中日会议凭单》:台番一事现在业经英国「威妥玛」大臣,同两国议明,并本日互立办法文据。日本国从,前被害难民之家,中国先准给抚恤银十万两。又日本退兵在台地方,所有修道、建房等件,中国愿留自用,准给 ...
1874年,中、日会议凭单》汉文本。
清穆宗皇帝同治十三年九月二十二日(1874年10月31日) ,中国、大日本帝国
源自于:《同治朝,筹办夷务始末》卷98,页17。




日本单方面派兵制造了屠戮台湾生番《牡丹社事件》后,随后,中国清廷政府在美、英两国驻华公使的劝和下,于清穆宗皇帝同治十三年(1874年),中国与日本侵列者签署《北京专条》。在《互换条约》中,明确规定:“该处生番,中国自宜设法妥为约束”,日本公开承认“生番”住区,属中国领土。但日本后来,却利用《互换条约》作移花接木的宣传为并吞琉球的藉口。清德宗皇帝光绪元年二月(1875年3月),「大久保利通」听从法籍法律顾问巴桑拿的进言,开始将清穆宗皇帝同治十三年(1874年),将《中、日北京条规》的协议文,刻意移花接木诠释歪曲事实,“解释成保民义举乃中国承认琉球属日,以便作为日本对琉球侵略的张本及所谓法理根据”。然而,今天探究中国、日本,两国所签署协议《北京专条、会议凭单》历史文件,却从没有一个字涉及说「琉、球」二字,并且也未如日本所杜撰历史说中国官府承认琉球属于日本等文字。该条文内有关于日本对中国官府在《中、日两国北京专条》所谓的「保民义举」是为:清同治十一年,台湾生番劫杀《日本小田县(今:本州岛东南部冈山县)难民四人》。




议凭单

大清,钦命:总理各国事务-和硕恭亲王(「奕诉(訢)」),军机大臣-大学士-管理工部事务「文(祥)」,军机大臣-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宝(鋆)」,吏部-尚书「毛(昶熙)」,户部-尚书「董(恂)」,军机大臣-兵部-尚书「沈(桂芬)」,工部-尚书「崇(纶)」,头品顶戴-兵部-左侍郎「崇(厚)」,理藩院-右侍郎「成(林)」,三品顶戴-通政使司-副使「夏(家镐)」。
大日本,全权办理大臣-参议兼内务卿「大久保利通」;

为《会议凭单》事:台番一事,现在业经英国「威妥玛」大臣,同两国议明,并本日,互立办法文据。日本国,从前被害难民之家,中国先准给抚恤银十万两又日本退兵在台地方,所有修道、建房等件,中国愿留自用,准给费银四十万两,亦经议定,准于日本国明治七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国同治十三年十一月十二日,日本国全行退兵,中国全数付给。均不得愆期。日本国,兵未经全数退尽之时,中国银两也不全数付给。立此为据,彼此各执一纸存照。

同治十三年九月二十二(1874年10月31日)/明治七年十月三十一







备注:
夏家镐(1816~1885),原名:夏家錞,字:伯音,号:樨禪,江苏江寧人,清咸丰三年,进士。曾任:福建司员外郎。清同治、光绪年间:先后历任刑部左侍郎、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太常少卿、通政司副使、广东正考官、太仆卿、太常卿、宗人府丞。后在,刑部右侍郎,任上病免。。清同治十一年正月廿六日(1872年3月5日),以太常寺少卿任总理衙门(总署)大臣~光绪八年九月十四日(1882年10月25日),因病解职总理衙门大臣。

威妥玛/Thomas Francis Wade/汤玛斯·法兰西斯·韦德;1818-1895),是19世纪的英国外交家、中国通、汉学家,曾在中国生活四十余年。1869-1882年,曾任英国驻华全权公使。

日本殖民者狡黠《偷梁换柱、只手遮天、混肴视听》。
1874年《中日北京专条》内文「贵国之备后民四人」:指日本本州岛小田村(冈山县)4位民众遭风漂流至台,被台湾生番所劫伤事件。同治十年(1871),在台湾岛被生番劫财杀害的是《中国藩属国"琉球中山的宫古"岛民的船难漂民》,此案件为中国属民
同治十一年(1872),在台湾岛被生番劫财伤害的是《日本本州岛小田(冈山)县民的船难漂民》,此案件才是为日本属民

清德宗皇帝,光绪元年二月(1875年3月),「大久保利通」听从法籍法律顾问「巴桑拿」的进言,开始在舆论上将清穆宗皇帝,同治十三年(1874年),《中、日北京专条》的协议文,刻意移花接木诠释歪曲事实。这点也可从本篇文章得以验证,日本方向来以虚假讯息制造舆论颠倒是非、移花接木。日前,有人自北京寄书来,证明琉球所以属日本之故;作者「巴洛佛尔」受日本「宍户玑(rou-hu-ji)」公使之托,自不得不,如是云尔。(清光绪五年八月二十日(公历十月初五日,礼拜日)/1879年,「照译横滨西字报:论琉球事」。

中国清朝,咸丰三年七月1853年8月)"美酋/美国"马沙利来粤接办本国公使事务,赍有国书,仍欲进京投递。中国持定约不许。时贼氛未靖,美兵船忽至沪,扬言往镇江等处察看贼情,并整顿海口商务,如:督抚不与会晤,当缮奏赍往天津投递。苏抚许乃钊以闻。命赴粤听钦差大臣察办。同时,美兵船又入琉球琉球世子咨》闽浙总督王懿德,懿德以闻。命粤督叶名琛晓谕,使撤回兵船

咸丰四年1854)美国海军将领
佩里在日本《1854年3月31日(日本-嘉永七年三月初三)神奈川條約》的簽訂過程中,要求日本開放琉球的那霸港口。日本對美国佩里表示琉球是個遙遠的國家,無權決定其港口開放權

咸丰九年(1859),琉球国与美国、法国、荷兰等国陆续签订的通商条规,是必须移送经中国清政府审核批准的,而且条约文件中都使用的是中国“咸丰”年号”汉语“字体。
西方著名法学家
惠顿的‘藩属制度’,也是同意中国特有宗藩制度关系的;
中国清政府中央对琉球国地方的关系,而不是日本大肆宣称的国与国的关系.

《日本侵华第一步窃占琉球出兵台湾》
中国清政府内部以恭亲王”奕訢”为首,在(面临外部军事入侵时针对清朝藩属琉球的宗主国领土权益、台湾省主权的生番的治理管辖权等议题)则立场坚定,据理力争,维护了国家主权,这一点必须予以肯定。清廷接到福州将军「文煜」等人的奏摺之后,立即廷寄諭旨,批准了「沈葆桢」的建议:拟于海口建筑炮台,安放巨炮,使不得停泊兵船。北路淡水等处,派兵驻扎,由提督「罗大春」督率巡防,并另招劲勇,多备军火等事,所筹均是。」并指示:「儻该国悍然不顾,亦当示以兵威。」可知清朝此时已下定决心,在迫不得已之时不惜一战日本侵列者。坚定《否定琉球与日本的隶属关系》然而,这份「(清朝中央政府组织)”廷”寄」更为重要的一点是,清朝明确指出中国对于台湾「生番」的主权:「生番,本隶中国版图,朝廷一视同仁,迭諭该大臣等设法抚绥,不得视同化外,任其惨罹荼毒。」而在福州将军「文煜」、闽浙总督兼署福建巡抚「李鹤年」、办理台湾等处海防兼理各国事务「沈葆桢」在《给日本中将西乡从道
照会》中,则均明确指出:琉球、台湾两地皆为中国属民。甚至日本单方面派兵入侵至湾时,统领「西乡从道」照会 闽浙总督「李鹤年」内称:『日前,台湾生番劫杀备后民四人后;又惨害琉球难民五十二人;特此兴兵复仇』云云。
闽浙总督复文内称:琉球,中山故国也;臣事中国巳数百年,极其恭顺。而中国待之,不分畛域。是以本大臣札饬台湾地方官严拿凶犯,秉公办理』云云。闽浙总督二次照会,更属了然;内称:球人是我属民,其被生番惨害一事,自应由本大臣饬令地方官查办,不必贵国费心。况贵国之备后四人未遭惨戮,不过被劫』云云。台湾「生番土地」隶属中国「生番土地,隶中国者二百余年,虽其人顽蠢无知,究係天生赤子,是以朝廷不忍遽绳以法,欲其……由生番,而成熟番,由熟番,而成士庶。「中国分内应办之事,不当转烦他国劳师糜餉而来。」在关于琉球与(台湾)牡丹社事件的关係,照会指出:「琉球虽弱,亦儼然一国,尽可自鸣不平。」铿锵有力的再次《否定了琉球与日本之间的隶属关係》。清政府的外交照会不仅指出:日本出师无名,还批评日本以怨报德。「今”牡丹社”已残毁矣,而又波及于无辜之”高士佛”等社。……乃闻贵(日本侵列者)中将仍扎营牡丹社,且有将攻”卑南社“之谣。夫牡丹社,戕琉球难民者也;”卑南社”,救贵国难民(日本小田县(今:本州岛东南部冈山县)难民四人)者也,相去奚啻天壤,以德为怨,想贵中将必不其然。」请朝廷大臣们据理力争的外交斗争。对于日本悍然出兵侵列台湾,清政府在军事上也有所部署,「台湾各处海口,现俱分兵驻守,防务渐臻周密。」同时,还在北京进行了很多外交努力。这些外交努力,即使在今天看来,也不失为捍卫国家主权之举,在核心利益上并未对日本妥协让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gujiaguareno 2023-11-28 10:22
清穆宗皇帝同治十三年九月二十二日既1874年10月31日,中国清廷政府在美、英两国驻华公使的劝和下中国与日本侵列者签署《北京专条》处理日本出兵屠戮台湾生番《牡丹社事件》。在《互换条约》中,明确规定:“该处生番,中国自宜设法妥为约束”,日本公开承认“生番”住区,属中国领土。转年后的清德宗皇帝光绪元年二月既1875年3月日本大久保利通听从法籍法律顾问巴桑拿的进言,将清穆宗皇帝同治十三年(1874年)《中、日北京条规》的协议文,刻意诠释歪曲解释成保民义举,并逼中国承认琉球属日,以便作为日本对琉球侵略的张本及所谓法理根据。中日两国所签署协议《北京专条、会议凭单》历史文件,却从没有涉及琉球二字,并且也未如日本所杜撰历史说中国官府承认琉球属于日本等文字。日本脱亚入欧,成了结伙的殖民强盗,利用《北京专条、会议凭单》无中生有地编造侵占中国领土的借口。腐败的满清竟然经英国威妥玛大臣,同两国议明,并本日,互立办法文据。日本国,从前被害难民之家,中国先准给抚恤银十万两。又日本退兵在台地方,所有修道、建房等件,中国愿留自用,准给费银四十万两,准于中国同治十三年十一月十二日既日本国明治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日本国全行退兵,中国全数 ...
引用 gujiaguareno 2022-6-22 11:04
日寇制造了屠戮台湾民众的《牡丹社事件》后,清政府在美、英两国驻华公使的劝和下,于清穆宗皇帝同治十三年(1874年),中国与其签订《北京专条》。在《互换条约》中,明确规定:“该处生番,中国自宜设法妥为约束”,日本公开承认“生番”住区,属中国领土。但日寇却利用《互换条约》作移花接木的宣传为并吞琉球的藉口。1875年3月日本大久保利通听从法籍法律顾问巴桑拿的进言,将清穆宗皇帝同治十三年(1874年)的《中、日北京条规》的协议文,移花接木,歪曲事实,“解释成保民义举;胡说中国承认琉球属日,以便作为日本对琉球侵略的张本及所谓法理根据。《北京专条、会议凭单》没有一个字涉及琉、球二字,并且也没有日寇所说:中国官府承认琉球属于日本等文字。只是经英国威妥玛大臣,同两国议明,并本日,互立办法文据。日本国,从前被害难民之家,中国先准给抚恤银十万两。又日本退兵在台地方,所有修道、建房等件,中国愿留自用,准给费银四十万两,亦经议定,准于日本国明治七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国同治十三年十一月十二日,日本国全行退兵,中国全数付给。均不得愆期。日本国,兵未经全数退尽之时,中国银两也不全数付给。立此为据,彼此各执一纸存照。日寇恣意在中国的 ...
引用 gujiaguareno 2022-6-22 11:04
日寇制造了屠戮台湾民众的《牡丹社事件》后,清政府在美、英两国驻华公使的劝和下,于清穆宗皇帝同治十三年(1874年),中国与其签订《北京专条》。在《互换条约》中,明确规定:“该处生番,中国自宜设法妥为约束”,日本公开承认“生番”住区,属中国领土。但日寇却利用《互换条约》作移花接木的宣传为并吞琉球的藉口。1875年3月日本大久保利通听从法籍法律顾问巴桑拿的进言,将清穆宗皇帝同治十三年(1874年)的《中、日北京条规》的协议文,移花接木,歪曲事实,“解释成保民义举;胡说中国承认琉球属日,以便作为日本对琉球侵略的张本及所谓法理根据。《北京专条、会议凭单》没有一个字涉及琉、球二字,并且也没有日寇所说:中国官府承认琉球属于日本等文字。只是经英国威妥玛大臣,同两国议明,并本日,互立办法文据。日本国,从前被害难民之家,中国先准给抚恤银十万两。又日本退兵在台地方,所有修道、建房等件,中国愿留自用,准给费银四十万两,亦经议定,准于日本国明治七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国同治十三年十一月十二日,日本国全行退兵,中国全数付给。均不得愆期。日本国,兵未经全数退尽之时,中国银两也不全数付给。立此为据,彼此各执一纸存照。日寇恣意在中国的 ...
引用 gujiaguareno 2022-4-11 11:13
1874年10月31日清穆宗皇帝同治十三年九月二十二日,日寇屠戮台湾居民《牡丹社事件》后,清廷政府在美、英两国驻华公使的劝和下,于清穆宗皇帝同治十三年(1874年),中国与日本侵列者签署《北京专条》。在《互换条约》中,明确规定:“该处生番,中国自宜设法妥为约束”,日本公开承认“生番”住区,属中国领土。但日本后来,却利用《互换条约》作移花接木搞成了侵华借口。清德宗皇帝光绪元年二月(1875年3月),日本全权办理大臣-参议兼内务卿大久保利通听从法籍法律顾问巴桑拿的进言,将《中、日北京条规》的协议文,歪曲解释成保民义举,乃中国承认琉球属日,以便作为日本对琉球侵略的张本及所谓法理根据。琉球是中国领土,不管美日殖民强盗耍什么花招,侵占中国的琉球都是非法之举,必须把琉球归还给中国;就像香港和澳门。日本作为战败国无权违背《波茨坦公告》继续殖民统治琉球,有美国支持也不行!

查看全部评论(4)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琉球网 ( 闽ICP备13003013号 )

GMT+8, 2024-2-29 07:26 , Processed in 0.033031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